19岁当总统把海地搞成最穷国家自己却做了拉美首富为何?


这里三分之二的国民没有固定工作,人民穷到要吃土——是真的吃土,饥饿的海地人会把当地一种粘土做成泥饼干充饥。

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邻国多米尼加,和海地同处一块陆地,人均GDP几乎是海地的10倍,海地为什么会落魄到这种境地?

直接原因是该国的世界最年轻总统克洛德·杜瓦利埃太残暴,间接原因是美国扶植了他爹老杜瓦利埃当总统,根本原因是海地的历代统治者就没有一个靠谱的。

小杜瓦利埃当总统时只有19岁,他是如何当上总统、又是如何把国家带入深渊的呢?

小杜瓦利埃是靠父亲才当上的总统,老杜瓦利埃则是海地建国以来最黑暗历史的开端。

由于推行门罗主义,美国把拉美尤其是加勒比海周边视为自己的后院,经常干涉这些国家的内政,军事占领、培植代理人、施加经济影响等方法无所不用其极。

虽然美国军队最终在1934年撤出海地,但是占领期间不忘培植“带路党”,老杜瓦利埃是其中的“幸运儿”,被送到美国学习医学。

老杜瓦利埃学成回国后成为海地有名的医生,他和美国关系密切,在卫生系统内的职务一路攀升,一步步爬到海地卫生部长的职位。

1950年,老杜瓦利埃开始投身海地总统选举,作为曾在美国留学的学生,他更深谙美式选举的精髓。

一方面老杜瓦利埃靠医术和慈善形象博民众好感,另一方面他深入贫民中宣传反独裁、反腐败,宣称当总统后要普及医疗和教育,这些政治观点很契合民众期待。

因为激烈的言论和广泛的社会活动,老杜瓦利埃被当时的海地政府通缉,反倒进一步扩大了他的影响力。

海地前政府依靠讨好黑白混血儿加强同美国的联系,当种族主义不时兴了,美国自然会换“黑皮白心”的人当总统。

有美国人的支持,海地政府自然不敢把老杜瓦利埃怎样,老杜瓦利埃反对“讨好黑白混血儿”的口号得到大量底层黑人拥护,最终在1957年顺利当选总统。

老杜瓦利埃可能是最懂美式选举的海地人,他选举期间空头支票随便开,选举后踏踏实实地享受权力,一个承诺都没兑现。

老杜瓦利埃比“讨好黑白混血儿”的前政府更进一步,他直接讨好白人,经济和外交更倾向于美国。

如果老杜瓦利埃仅仅是卖国,也不至于在一众海地“昏君”中如此出名,他的统治可以说十分残暴,堪比封建时代统治者。

对待政敌,老杜瓦利埃的做法是杀人和监禁,当总统前他宣传反对独裁,但是他却成为最残暴的独裁者。

通顿马库特是老杜瓦利埃亲手建立的秘密警察组织,对外宣称是总统私人卫队,实际上是执行其铁血政策的工具。

他宣布所有政党非法,当选总统后才一个月,就逮捕了数百人,老杜瓦利埃频繁抓捕海地,解散海地大学学生会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他只是做做样子,真正的目的是要得到美国的青睐和钱财,所以抓捕行动大张旗鼓,方式野蛮粗暴。

执政一年之后海地的中产阶级就受不了他了,发起,结果遭到通顿马库特的。

所以他把全国军队的弹药都收缴到,除了他的通顿马库特,全国军队的武器就是烧火棍而已。

对待人民,他则是压榨到极限,他把家人安插到政府关键岗位,掌控全国贸易和税收,甚至把烟草专卖局的收入全部用于家族开销,相当于直接从国库抢钱。

国库的钱进了私人钱包,政府日常开支怎么办?老杜瓦利埃的做法是由公务人员承担的。

他号召政府雇员捐款用于政府开支,最后干脆直接从工资中扣除,也不管你同不同意。

他说要改善国内基础设施,建立一座“杜瓦利埃城”,要求国民“捐款”,如果不捐,商户将遭遇,老板和员工会被关押、拷打。

毫无意外,国民捐的钱都进了他的私人腰包,“杜瓦利埃城”连一块地基都没建出来。

学过概率的人都知道,通过数学规则就可以保证彩票庄家稳赚不赔,但是老杜瓦利埃贪婪无比,直接通过内定中奖号码、伪造彩票获取奖金。

老百姓的钱被压榨地差不多了,老杜瓦利埃开始干“奴隶贸易”,他派人在全国四处抓壮丁,然后以几十美元的价格卖到邻国当劳工,一年赚了上百万美元。

海地人民十分不满,1964年甚至发生武装起义,结果包括幼童在内的数百人被枪杀,老杜瓦利埃统治海地的14年中,先后有数万海地人被杀害。

为了压制反抗,老杜瓦利埃玩起了宗教愚民,他迫害基督教,推行扶都教,把自己宣传成神的化身,还曾改变宪法把自己变成终身总统。

当然有人管,西方国家的媒体甚至将海地称为“人类文明的底线”,但是有美国人支持,老杜瓦利埃依然能维持统治。

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其官方意识形态一直都是矛盾的,天天喊着“人权”“自由”,却扶植了一大堆独裁者。

老杜瓦利埃的残暴让美国很头疼,为了逼迫老杜瓦利埃收敛,美国用过外交施压、经济制裁等手段,但是老杜瓦利埃仍不管不顾。

1960-1970年苏联势头正盛,美国怕加勒比再出现第二个古巴,面对老杜瓦利埃的威胁不得不妥协,这就导致老杜瓦利埃不仅政权稳固,还顺利传位给儿子。

1970年左右,老杜瓦利埃感觉自己时日无多,又怕死后遭人清算,就通过修改宪法、操纵选举的方式把年仅19岁的儿子送上总统宝座。

为了保证权力交接顺利进行,美国还派出了军舰,向海地国内宣誓态度,阻止海地反对派回国。

小杜瓦利埃年龄小根基浅,为了扶植他,美国一度取消了针对海地的制裁,送来大量经济援助。

小杜瓦利埃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,在父亲的影响下,他小时候是花钱没有禁忌的花花公子,当上总统后是比父亲更恶劣的暴君。

小杜瓦利埃完美继承了父亲的敛财手段,政府消耗摊派到公务员头上、通顿马库特捕杀反对者、派人收取商户钱财、霸占政府税收、彩票和集资诈骗之类的做法要么完美沿袭要么换汤不换药地执行。

但是人民不会一直配合你的残暴压榨,更何况老杜瓦利埃涸泽而渔的敛财方式,让赤贫的海地人已经没有多少油水可以压榨了。

小杜瓦利埃也不满足于现有的敛财规模,所以他冥思苦想下又找到了两个快速赚钱的渠道。

老杜瓦利埃当年还只是把国民当奴隶卖,小杜瓦利埃则更进一步,直接出卖国民的身体。

根据曝光的信息,小杜瓦利埃和美国医疗机构签订了为期10年的血浆出口合同,海地每月运往美国的血浆高达5千到6千升。

一般来说,一个成年人每次献血量一般为200毫升,最多不能超过400毫升,两次献血要间隔四个月以上。

血浆出口合同签订的时期海地人口约470万人,人口平均寿命不到50岁,小杜瓦利埃的卖血合同实在是令人发指。

这些血浆都采集自海地普通人,为了降低成本和提高取血速度,小杜瓦利埃的采血工具从不消毒,现场卫生条件差,导致海地传染病广泛流行。

饱受压榨的海地人可能至死也想不到,活着被杜瓦利埃父子卖身卖血,死后也不得安息,小杜瓦利埃竟然大量向国外出口海地人的尸体。

虽然也算为医学研究做贡献了,但是海地人信奉扶都教里,尸体有着特别的含义。

老杜瓦利埃忙着推广扶都教,小杜瓦利埃忙着出口尸体,再次向世人展示“人类文明的底线”可以低到什么程度。

一升血浆能赚四五美元,对小杜瓦利埃来说只是赚个小钱而已,真正的大头还是来自于国际援助。

在杜瓦利埃父子的糟糕统治下,海地人的生存都是问题,1985年的数据显示海地人均寿命47岁,新生儿营养不良率87%、夭折率18%,高达75%的人口为文盲。

美国也不能眼瞅着自己的后院出现严重人道主义灾难,就拉着其他国家给海地援助。

小杜瓦利埃胆子很大,直接截留国际援助款,最夸张的一次是1980年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200万美元的援助款被他贪了2000万。

不仅贪钱,物资也不放过,为援助海地工业发展,墨西哥曾以超低价卖给海地一批石油。

结果这批石油被小杜瓦利埃转手卖到南非,而那时候的南非正因核武器、种族主义政策被西方国家一致封锁。

小杜瓦利埃一共当了15年总统,国家经济毫无起色,他的一切行为都是在给自己捞钱,流亡海外前他的资产高达9亿美元,成为拉美首富。

1985年,小杜瓦利埃模仿父亲的做法把自己变成终身总统,看不到希望的海地人开始反抗。

美国人觉得小杜瓦利埃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自己脸面无光,更不敢和汹涌的民意对抗。

这时候苏联国力下降,美国也不怕小杜瓦利埃威胁倒向苏联,遂开始扶植新傀儡。

小杜瓦利埃最终被愤怒的国民赶下台,1986年2月7日凌晨,美军运输机载着小杜瓦利埃及其家眷前往法国避难。

为了维护统治,老杜瓦利埃把大量亲属安政府关键岗位,但是随着亲属们羽翼丰满,也曾反对小杜瓦利埃。

小杜瓦利埃执政时只有19岁,母亲和姐姐成为他的辅政大臣,小杜瓦利埃不想被架空,就用起了驱虎吞狼之计。

母亲和姐姐都有各自的想法,母亲想维持自己的权力,就必须打着维护老杜瓦利埃的旗号。

姐姐的老公曾因反对岳父陷入风波,导致她也跟着失宠,她的一些理念跟老杜瓦利埃是冲突的。

小杜瓦利埃先向母亲许下重诺,请母亲帮他对付姐姐。母亲果然给力,把姐姐和姐夫调到法国大使馆任职,远离权力核心后,姐姐很快就失势了。

姐姐姐夫在法国待了两年后回国,刚到就莫名其妙地发生火灾,还引爆了弹药库,小杜瓦利埃以此为借口把姐姐姐夫驱逐到国外。

搞定了姐姐,接下来小杜瓦利埃决定通过“外戚干政”对付母亲,1980年他娶了海地第一富商的女儿米谢特。

小杜瓦利埃在那一年贪墨的2000万国际援助,有700万花在了这场婚事,事实证明,婆媳矛盾是不分国籍和种族的。

婚后母亲和儿媳矛盾不断,可米谢特是经验丰富的二婚女人,不是什么受气的小媳妇,再加上家族背景足够强,母亲气地歇斯底里却毫无办法。

婆媳争斗不停,小杜瓦利埃也没光看戏,他频繁重组内阁,顺利地把母亲的亲信一个个挤走。

当母亲又一次在公开场合歇斯底里地冲儿媳发怒后,小杜瓦利埃携一众高官,逼迫母亲出国做精神疗养。

母亲没办法,只得屈从,赶走了母亲,小杜瓦利埃的家庭就没有忧愁了吗?不,他这辈子注定要和女人结仇。

1986年流亡法国后,小杜瓦利埃过了几天富家翁的生活,但是安稳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1993年小杜瓦利埃离婚时,米谢特几乎拿走了他所有的财产和两个孩子的抚养权,小杜瓦利埃因此一贫如洗,身边只剩下5条狗,只能靠救济生存,最穷的时候电话费都付不起。

海地人还针对小杜瓦利埃执政期间的恶行频繁提起诉讼,虽然最终都被法国法院判决败诉,但也让小杜瓦利埃焦头烂额。

苟活的小杜瓦利埃也想回海地,但是他怕汹涌的民意,一直在等待机会,最终在2011年时他感到时机成熟,返回海地。

虽然刚下飞机就被逮捕,但是几个小时后就被放出来了,读者们不要忘了,在杜瓦利埃父子的统治下,海地的人均寿命不足50岁。

所谓的“时机成熟”,不过是1986年反对小杜瓦利埃的那批人,2011年时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快要死了。

海地的年轻人大部分没有经历过杜瓦利埃父子的统治,对他们的残暴没什么认知,只是对现统治者的糟糕印象深刻。

对小杜瓦利埃来说,只要搞定了国内的政客和法院,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,但事实证明这只是他自己的痴心妄想罢了。

杜瓦利埃父子的时代结束了,但这并不意味着海地人苦尽甘来,建国以来,海地政府统治能力奇差无比,一直都是一个失败国家。

海地的现状令世界各国都看不下去,继1970年代被冠名“人类文明的底线世纪又喜提“国际乞丐”称号。

,这笔钱在当时足够买下两个佛罗里达、2个阿拉斯加、大半个路易斯安那或者半个加利福尼亚,使得海地经济不堪重负,直到1947年才把钱还完。

新总统阿里斯蒂德,曾经一度表现地很有作为,对内要振兴经济对外要反对美国干涉,完全一副要把海地建成第二个古巴的架势。

,75%的人处于极度贫困状态,2011年海地大地震期间,甚至出现多起人吃人的案例。

但是稍食一点就会产生饱腹感,吃多了会致命,更满足不了人体的营养需求,里面掺杂的细菌和寄生虫还会引发多种疾病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